欢迎来到兽交电影,兽交小说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51tui.com。兽交电影,兽交小说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在西方的艺术创作上常常出现包括中国在内的东方元素。

神秘的东方元素如何影响西方艺术史发展?

艺术家让·莱昂·热罗姆作品

近年来,在国际时装设计界,我们总能见到以中国元素为设计灵感的时装,“红色”、“旗袍”等元素络绎不绝地出现。其实,不仅在时装方面,在西方的艺术创作上,也常常出现包括中国在内的东方元素。


早期的西方美术多为宗教服务,艺术家们追求完美,探讨形式美的规律。后来,一批艺术家希望可以摆脱传统艺术观念的束缚,力求创作富有新意的作品。罗伯特里德作品


在东西方不断展开交流之时,不少西方艺术家们便在东方艺术中发现了灵感。他们对独特、神秘而又富有魅力的东方美学产生了兴趣,不断地在其中汲取养分,创造出了崭新的艺术世界。早在18世纪法国的时尚杂志上,就出现了“中国风”的说法,当时称为“Chinoiserie”风格,这个单词也沿用至今。时装中的中国元素


 中国元素 ◆


法国时装大师伊夫·圣·洛朗曾说:“有哪个国度会不断地引人遐想呢?只有中国。西方艺术受中国的影响是方方面面的,没有中国,我们的文明不会取得今天的高度。”时装中的中国元素


东西方的文化交流可以追溯到17、18世纪,彼时中国的茶叶、丝绸、陶瓷以及各种工艺品、装饰品源源不断地运往西方。这些商品上带有东方韵味和格调的精美图案和纹样样式。乔凡尼·贝利尼《诸神的宴会》,青花瓷钵成为诸神的“心头好”。


当时的欧洲,对中国风的追逐和热爱成为了一种普遍的风尚,从建筑到室内装饰,再到日常服装、用品等都带有浓厚的中国风格。据传,在1700年,为庆祝新世纪的到来,“太阳王”路易十四在法国凡尔赛宫举行盛大的舞会时,就曾身着中国式服装,坐在一顶中国式的大轿里出场,这一幕使得在场的人都惊叹不已。约翰·萨金特作品


在约翰·谢布贝尔的《关于英国国民的书信集》中有这样一段话:“房间里每一把椅子、每一个玻璃镜框、每一张桌子都必定是中式的......如今,中国情调如此大为盛行,就连哑剧中的小丑也不得不从中国情调的场景和人物中找噱头。”威廉·帕克斯顿作品


正是在欧洲人对中国风如此痴迷的情况下,18世纪的欧洲诞生了一种被称为“中国-法国式”的洛可可艺术,其作品多为艺术家们对中国风情的想象和理解。这些艺术家并没有去过中国,所以他们的灵感来源于中国货品、中国商人和水手的描述以及传教士们的著作。布歇作品


洛可可绘画大师华托在年轻时就研究、学习中国的《百戏图》;宫廷首席画师布歇被当时的人们称为“误生在19世纪中叶的雅典废墟上的中国画家”,臆想的东方宫廷生活场景是他绘画中最常见的题材。但不可否认的是,由于并不能真正地认识东方文化,洛可可画家们将中国风运用得还是有些刻意。布歇作品


除此之外,不少艺术家都是中国元素的“铁粉儿”,诸如睡中式床、使用青花瓷餐具的画家惠斯勒,作品中常出现清朝服装、红梅、屏风等元素的画家威廉·帕克斯顿,以及在书房和画室挂着中国“门神”的画家克里姆特。他们不仅在绘画中加入了中国元素,还吸收中国式绘画的构图以及色彩技法,使自己的画风焕然一新。

克里姆特作品


说到中国的绘画技法,就不得不提到水墨画。毕加索就对中国的书画十分痴迷,他曾说:“我不敢去中国,因为中国有个齐白石。齐白石是我所崇敬的大师,我最不懂的就是中国人为什么要跑到巴黎来学艺术?”莫兰迪作品


不仅是毕加索,艺术家莫兰迪质朴无华的艺术风格也深受水墨画中追求“宁静淡泊”的理念影响。而从美国艺术家波洛克成熟时期的作品中,也同样可以看到中国水墨画的影子。波洛克作品


 日本元素 ◆


19世纪70年代后期到80年代初,由于清朝长期的闭关锁国,西方只得从日本进口货物。日本出口的陶瓷、茶叶的包装上就印有浮世绘的图案。此外,据说因为瓷器很容易破碎,所以在运输时,日本用报纸将其包起来。所以,大量的日本报纸随着日本瓷器进入欧洲,而印在报纸上面的绘画也自然而然地被欧洲人所看见。惠斯勒作品


其实,最早向西方介绍日本艺术的是法国著名文学家龚古尔兄弟。爱德蒙·龚古尔在1881年出版的著作《艺术家之家》中,就以大篇幅描写了在奥特伊家中的日本艺术收藏。惠斯勒作品


1867年,巴黎举办了一场世界博览会,在日本馆中有不少来自皇室的收藏,其中的版画、漆器、铜器等都堪称精品。由此,日本的绘画、雕塑开始在西方掀起热潮,这些作品开始出现在一些特色商店里,人们对日本艺术文化的兴趣也愈加高涨。惠斯勒作品


由于日本的绘画常常描绘平民生活,在构图上多强调平涂、不加阴影和并不严谨科学的透视关系,使得画面颜色鲜明且具有装饰性。这些特点都给寻求创新的画家们带来了全新的艺术感受,受其影响最深的便是印象派画家。日本浮世绘


莫奈曾在接受采访时说:“如果一定要知道我作品后面的源泉,作为其中之一的,那就是希望能与过去的日本人建立联系。他们罕见的简练趣味,对我来说有着永远的魅力。以投影表现存在、以部分表现整体的美学观与我的思考是一致的。”莫奈《穿和服的女人》,这幅画的模特是莫奈的妻子卡缪,据说莫奈是特意让妻子带上了金色的假发,以强化东西方元素的冲突感,同时与和服上的金线相呼应。梵·高作品


这波“日本热”很快便从巴黎波及到了英国艺术界,身处其中的著名插画师比亚兹莱也深受其影响。王尔德曾这样评价比亚兹莱为《莎乐美》绘制的插画:“我不喜欢奥布里的插画,他们太日本化了,而我的剧本是拜占庭式的。”从中可以看出,比亚兹莱的作品和日本风格有着很大的联系。比亚兹莱为《莎乐美》绘制的插画


比亚兹莱并不像很多东方主义艺术家那样,仅仅利用日本题材和装饰图案来呈现日本风味,而是更具创造性和颠覆性地将浮世绘中的图案、线条和构图元素转换成自己的语言,形成具有东方韵味的艺术风格。比亚兹莱《Ali Baba in the Wood》


 阿拉伯元素 ◆


除了中国、日本元素,阿拉伯风格也对西方绘画产生了强烈的影响。阿拉伯风格能够在欧洲盛行,其缘由则是19世纪欧洲对阿拉伯国家的殖民。很多艺术家在这一时期去到阿拉伯国家采风,受其影响最大的便是一群19世纪法国的学院派画家。让·莱昂·热罗姆作品


在这群画家中,受阿拉伯风格影响最甚的莫过于艺术家让·莱昂·热罗姆。热罗姆在1856年曾到埃及旅行,他在那时便对东方文化产生了兴趣。伊斯兰的宗教仪式、土耳其浴室以及具有某种神秘色彩的东方闺阁,都深深地吸引着这位来自欧洲的艺术家。


比如在作品《吹水烟筒的风骚女人》这幅画中,热罗姆就描绘了一个在浴池里吹水烟的东方女人。周围的建筑全部是阿拉伯风格,装饰也都体现着阿拉伯情调,处处都彰显了“东方主义”的浪漫诗意。


东方的文化和艺术以其自身的魅力吸引着那些想要寻求创新的西方艺术家们,他们借此开拓了自己的艺术视野,汲取了与传统不同的绘画技法。我们很难说,有多少艺术家在多大程度上受到过东方艺术和文化的影响,但不可否认的是,这来自东方的浓墨重彩的一笔,对世界艺术史是极其重要的。





精彩回顾:

作品好or人品好?艺术家到底需不需要政治正确?

他因“堕落艺术”而成为国家敌人,真正前卫的艺术才能冲破束缚、历久弥新!

一句“傻瓜”价值770万美元,权志龙为他打call,是天才还是宠儿?





[编辑、文/李佳祺]

[本文由《时尚芭莎》艺术部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