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兽交电影,兽交小说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51tui.com。兽交电影,兽交小说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作者:amore

摘要: 多么的神奇,昨晚失眠我还在看他主演的《战场上的快乐圣诞》,今天就传来斯人去世的消息,北野武、坂本龙一、David Bowie,他的名字总能与一个时代的符号联系在一起。纪念David Bowie,也是纪念那个独立摇滚怒放的时代。

华丽致死

多么的神奇,昨晚失眠我还在看他主演的《战场上的快乐圣诞》,电影里他被活埋而死的一幕还历历在目,今天就传来斯人去世的消息,北野武、坂本龙一、David Bowie,他的名字总能与一个时代的符号联系在一起。也许天生异瞳,便注定不平凡,随着David Bowie的去世,华丽摇滚终结了,其实在更早的时候他亲自抛弃ziggy这个名字的时候就已经终结了,但他留给世界的影响却不容回避,从Kurt Cobain到lagy Gaga,从张国荣到王家卫,每一个名字都星光熠熠!虽然,我一直喜欢他的风格胜过喜欢他这个人。

来不及纪念,贴一篇旧影评吧,电影的主角不用说都知道是在隐射谁,尽管当事人从来未置一词。缅怀David Bowie,也是缅怀那个独立摇滚怒放的时代。



金银眼妖瞳



------------------------------------------------------------------------

2014-08-22

Velvet Goldmine

【天鹅绒金矿】华丽致死


个性独立自由热血,这是摇滚,也是姐爱它的理由,它是一种青春,一种信仰,是深植在血液里的愤怒和疯狂。

而无数摇滚迷怀念着的上世纪6,70年代,在那个平静又躁动着的,带着战争灰烬垮掉与重建的迷惘年代。在一贯优雅绅士的英伦群岛,正进行着一场音乐革新,Beatles坚持着雅痞和优美,Pink Floyd玩弄起他们的幻象音乐,Rolling Stones用重金属轰炸听众的耳朵,而The Who则砸碎了吉他和架子鼓,同时也砸碎了秩序的框架。它们是饱受病诟的非主流,但无论它们是苔藓还是向阳花,是风樱还是紫罗兰,即使若干年后都会以决绝的姿态奔赴湮灭,这些都不重要,因为它们都曾以自身的独特倒映过那个时代。其中,有一朵花盛开得最旖旎,最炫目,也最为放肆,那就是华丽摇滚(Glam Rock或Glitter Rock)。

所以说电影Velvet Goldmine,比起《天鹅绒金矿》,我更愿意称之为《紫醉金迷》,与其说是讲人物故事,不如说是在纪念摇滚的70年代,以及那个时代不可复制的闪闪发光的GlamRock。

Brian Slade和Curt Wild他们也绝不是凭空虚构的人物,而是那个时代Glam Rock代表性人物的综合,包括David Bowie,Iggy Pop,Marc Bolan,Lou Reed,Queen等,以及他们的歌,他们的音乐,他们的态度。

尤其Jonathan饰演Brian slade,清俊的骨架,中性的外表,和David Bowie外观相似度达到90%,当他穿起长裙,披散金发,吟唱着大麻般迷幻的乐曲,他带来的已不止“音乐革命”,还有“性别革命”,他把自己打扮成一个无性别的外星妖精,站到了镁光灯下。他那彩虹般靓丽的造型,炫如闪电的妆容风靡一时,街上到处是奇装异服,高跟鞋、涂眼影,不分男女的年轻人。

而时隔40年之后,当雌雄同体已成为一种时尚的流行符号,当大家凌乱于Lady Gaga的雷人造型,惊艳于Andrej Pejic的少女姿容,追捧着Agyness Deyn的中性气质,有谁知道这些其实都是David Bowie玩剩的呢?

饰演Curt Wild的Ewan,因为之前出演过同样题材的《猜火车》,因此塑造起一个狂放不羁的摇滚青年来驾轻就熟,再加上Ewan本身的妖孽性,他演活了Curt Wild的厌世,癫狂,和目空一切,当他在片中蓄起长发,赤裸身体,飞身扑于观众中,那种音乐上的极度自由,精神上的一丝不挂,已让所有在场的人震惊了吧,包括刚出道的Brian Slade,从此Curt Wild成了Brian Slade念念不忘的精神偶像,当他功成名就后最想见的人,在可以见任何人的前提下,他毫不犹豫脱口而出那个名字——Curt Wild。

所以该遇见的总会遇见。当Brian Slade遇见Curt Wild,是命运的遇见,是理想的遇见,就像伯牙与子期,管仲与鲍叔,左拉与莫泊桑,这种爱已经超越肉体之上,所有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有什么重要,无论他们躺在谁的身边又在吻着谁,他们的灵魂也总是牢牢属于彼此,从未改变。更何况当时群居和乱性已成为社会常态,就算吸着大麻当街舞蹈也无人围观。

他们要做的正是改变这个陈腐的世界,抛弃嬉皮士们的虚弱和颓废,抛弃那些虚伪而世俗的爱,他们要创造一种更炫酷更戏剧化的音乐风格,将青春燃爆到极致。

他们也确实做到了,那个受命调查Brian Slade枪击失踪案的报社记者史安迪就是两人狂热的粉丝,也是他们千千万万个追随者的缩影,他会脱掉外衣花枝招展地走上街头,当Brian Slade在记者会上表示摇滚是个婊子,他会手舞足蹈“That's me! That's me!”,当他对着报纸上两人舞台照手淫时,已经证明他们追随的偶像确实能给他们带来高潮和满足。

只是好景不长,或者说任何生命事物都避不开的自然规律,盛极必衰,音乐也是如此。

当激情不在,热爱走到尽头,怎么办?有的乐手会选择自杀,与其苟延残喘,不如从容燃烧,为了艺术的纯粹,比如约翰列侬,比如Kurt Cobain。有的人则会改弦易张,另寻他路。
电影里,Brian Slade是变通的,而Curt Wild是纯粹的,暴躁而不愿妥协的Curt Wild在一次争吵后扬长而去,再次回到街头。Brian Slade则对泛滥成灾的GlamRock感到厌倦,也对自身感到厌倦,当你成了主流,要怎么独特?因此,他自编自导了一起枪击事件,让Brian Slade这一名字从此销声匿迹。
而现实中的David Bowie在出版了作为Ziggy的最后一张专辑《Pin Ups》后,同样于一次演唱会上宣布:Ziggy死了。
之后的David Bowie摒弃了极端,回归了主流,从形象到音乐完全转变,被乐迷评之为“堕落”。他洗去彩妆,西装革履,重拾萨克斯,摇摆着灵魂乐,成功跨入美国流行乐市场。
同样,电影中妩媚和极端的Brian Slade死了,变成了世俗的大众偶像Tommy Stone,为欢迎总统歌舞升平。

Glam Rock的时代已结束,唯剩落拓的Curt Wild和史安迪在酒吧缅怀曾经。
他们没有改变世界,而是世界改变了他们。
最后那枚代表华丽摇滚的绿松石流落到了史安迪手中。

是的,又是王尔德,喜欢佩戴绿松石装饰的奥斯卡王尔德是Glam Rock乐手们共同的偶像。不仅是他华丽唯美的品味,和他同性恋或者双性恋的性取向,更有他为艺术而艺术的追求,他认为“一切艺术都是毫无用处的”“生活模仿艺术,而非艺术在反映生活”。这也正是Glam Rock的音乐观点:华美的,慵懒的,颓靡的,无理性的,虚无缥缈的。所以华丽摇滚也称迷惑摇滚,像一出舞台戏剧,一场隔岸的烟火表演,绽放于刹那与极致,绚烂但短暂。

恍若一场紫坠金迷的梦,华丽致死。

王尔德说”We are all in the gutter,but some of us are still looking at the stars”。现实是沟渠,而梦想是星空。所以喜欢Glam Rock的和王尔德一样,都是精神上的贵族,是沟渠里仰望星空的人。(嗯,电影里是飞碟,这是影射Ziggy火星人么?)

当然,除了影片本身之外,电影的音乐也不容错过,无论是翻唱的旧作,还是特别为该片订做的新歌,都是对Glam Rock最直接的呈现,也是致敬。缅怀这些歌与乐手,可以听出,Glam Rock对以后的PUNK,哥特摇滚,迷幻摇滚,视觉摇滚都有着深远而广泛的影响。


-------------------end------------------------------------------------------

领先潮流40年,著名的闪电妆


变了容颜,不变的David Bowie

这些形象都曾出现在电影中

燃情


我眼中的David Bowie,永远的妖艳斑斓


最后一眼《战场上的快乐圣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