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兽交电影,兽交小说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51tui.com。兽交电影,兽交小说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一说到“R级电影”,我们会想到“性爱,暴力,吸毒,裸露”。总之就是“少儿不宜”。在被我天朝引进时,总会被删减

这部「R级」进口电影,竟然一分钟都没删,你懂的

一说到“R级电影”,我们会想到“性爱,暴力,吸毒,裸露”。


总之就是“少儿不宜”。


在被我天朝引进时,总会被删减一部分。


但这部“R级电影”,一分钟都没删。


《猎凶风河谷》

Wind River



作为一部小成本电影,今年8月在北美上映,口碑一路飘红。


IMDB也给出了7.9的高分。



烂番茄上的好评度也收获了86%



同时这部影片也是导演泰勒·谢里丹的处女作。


在此之前,他一直以编剧的身份活跃在荧屏,《边境杀手》《赴汤蹈火》足以证明他的实力。



男主找来了“鹰眼”,杰瑞米·雷纳


在《复联》中,他属于“主角团”中的边缘人物,但是话少实力强。



这次他担当男主,饰演一个狩猎人科恩。


穿着雪地服行走在一片白雪中,杀死祸害羊群的野狼。



交给雇主,获得报酬。


在追杀袭击家牛的野兽的雇佣中,追踪着血迹脚印,找到了被拖拽到深山里的冻死的牛。



还有一具少女的尸体。


原本条件恶劣但也算安详影片,开始走入“少女死亡案件”的正题。


报警后联邦警局派来了一个刚刚结束实习期的女探员简。


可见一个印第安少女的死亡对联邦警局来说,根本不重要




这名探员便是故事的女主“猩红女巫”,伊丽莎白·奥尔森



“鹰眼”和“猩红女巫”,两人在《复联》里没有什么交集,却在本片里成了搭档。




一个是从自然中汲取智慧的本地猎人。


一个是本以为自己只是来收尸结案,穿着高跟鞋在大雪中被冻得哆嗦的白人探员。



他们俩代表着两种不同的文化背景和社会形态,被同一宗谋杀案牵扯在一起。


在走访受害人家庭时,少女父亲对待简和科恩的态度完全不同。


他可以在简面前,谈及死去的女儿,表现的像个陌生人。



但在科恩面前,却是抱头痛哭。



故事以美国西部怀俄明州的印第安人居留地作为故事背景,所以这里不是矫揉做作。


我们都知道,那片土地本是“印第安”的故乡。



在19纪晚期,一位名叫哈姆林·加兰的美国作家在谈到印第安人当时的状况时写道:“这个大陆原来的主人现在已被白种人(像圈牲口一样)拘禁赶来了。” 



印第安和白人之间的偏见与敌意,还发生在简带着当地的警察去找死亡少女男友的环节上。


当地白人警察与印第安自留区的警察,虽目的相同,但却因为一言不合,一点异常响动就立刻分为两大阵营。



在之前一点的枪战中,可以看出简虽经验不足,但开枪勇敢。


在一阵交火过后,简想把受伤袭警的犯人送去医院,而后赶来的当地警察却说,去医院要开一个小时的车。



言外之意就是没救了,两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咽气。


在这片地广人稀的雪原上,自救是最有力的选择,但这背后也是最无力的理由。



科恩找到了山林深处一具被山鹰吃的差不多的男尸。



另一方面,跟着简我们了解了少女死亡之前所发生的故事。


一对情侣在男方员工宿舍欢愉,却被酗酒而归的工友们撞上。


借着酒劲与色胆,他们强奸了少女,打死了工友,抛尸荒野。



科恩是整部片中人物最为丰满的角色。


他无偿帮助外来的探员破案,是因为自己的女儿在几年前也死的不明不白,最后找到尸体后已经被狼拖的不成人形。



他没有杀死雇主交代他杀死的猛兽美洲狮,因为那是一家,丧子之痛铭心刻骨只是不愿提及,所以他选择了离开。



他把杀人的工友带到山上,让他说出真相,然后还他自由。


看着他因为赤脚单衣在雪地上奔跑。



感受自己体内,因为寒冷导致自己的血液慢慢被冻结,最后不能呼吸,被肺部的血液呛死,倒在雪地里。


和少女一样,也和自己的女儿一样。



泰勒善于用小人物的悲喜命运,展示大时代的缺口与伤疤。


我们无法让亲人复活,也无法消除白人与印第安人之间的隔阂。



就像科恩和自己的好友,那个刚失去女儿的印第安父亲说的那样。


从今以后你的生活彻底破碎,你永远都别想好过,而且永远也回不去了。


但是你必须接受痛苦。



这是对他说的,也是对自己说的。


他来医院看受伤的简,谈起这个案子,简放声大哭。


不为自己,为那个想活下去,零下二三十度赤脚跑了六英里(约9.6公里),最后死在雪地里的少女。



影片最后给出了一行字:没有人知道到底有多少原住民女性失踪。


因为这一失踪人口不在管理和保护范围内。


这揭示了这部影片的现实意义。



科恩在电影的台词:“无论你觉得她们能跑多远,她们都比你想象的要跑得远。”


她们既美丽又坚强,盛开在美国中部的荒凉地。



狼群杀死的不是倒霉的鹿,而是体弱的。


这里不是城市,在这完全没有运气可言,要么生,要么死。


这简单的一句话就表达了印第安原住民的生活状态。



影片最后,两位痛失爱女的父亲,坐在地上,彼此吐露心声。


则表露了导演对待“印第安问题”的态度,不管这个国家如何界定,我们都是可以并肩而坐的朋友。



抛开国家限定,单看人心,我们每个人都是伤痕累累,但我们也要学会负伤前行。


一桩谋杀案牵出了社会的层层问题,但是我们不能粗暴的把原因归结给外界。


因为落后不是犯罪的理由,贫穷也不该是罪恶的温床。



美国也不是韩国,可以因为电影而改变。


也正是因为这种百年问题的,才需要一代又一代的电影人呼吁倡导。


这正是本片存在的现实意义。


虽然路还有很长要走。


老规矩,阅读原文有汁源